折衷,什麼都要來一點
我是 Zoey Huang,體態訓練是我日常的一部分,但生活還有很多奇形怪狀的事物值得探索,分享與紀錄我的體態訓練、不正常飲食、旅遊、敏感肌的美妝保養、生活的一切,反正什麼都要來一點。 avril01307@gmail.com

199ae06b8405832330fbe2d9f5eb8286(Photo by http://www.booooooom.com/2009/12/31/64-photos-by-64-photographers-2009/)

晏起的夏日早晨,日光已灑滿她的床,過於刺眼的光亮,並沒有將昨夜歡愉後所殘留的晦暗給驅散,她睜開眼,在鏡中朦朧瞧見自己狼狽窩囊的模樣,光裸著身,歪斜的假睫毛黏在上眼瞼、嘴脣的紅被夜晚的瘋狂抹得滿嘴、內衣套了一半,躺在一旁的男人,一半的身體傾斜晾躺在床外。坐起身,她將衣服穿上,不過是身體的短暫交換、交歡,應該要理直氣壯替自己的自主感到驕傲,她卻不知道為什麼如此羞愧。慚愧、內疚和悔恨分不是很清,她好想趕快把身旁的男人叫醒,請他快點離開這裡。

恥感,是社會教給她的、一座名為道德倫理的堤防,只是這次,難擋洪水暴溪的強勁力道,瞬間的快感霎時淹沒忠貞,使她狂亂浸淫、泅泳愛潮中...待風平浪靜,僅任由自己漲紅燙熱的身,橫陳於應運而生的恥感之下,無法動彈,進退兩難。她躲到廁所,顫抖的撥了電話給男友,想在男友起疑前,先來劑強心針,如往常關心幾句、報過平安後的「愛你」耳語,顯得有些刻意,

「怎麼了?」男友好像讀出他的怪異

「沒有啦,只是想你而已。」她控制著聲線與語句的節奏說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因為愛凌駕於性之上,唯有愛作為基底,才有構築性的可能,似乎非關愛,性就顯得多餘、不風光。說穿了,她怕的,不單是伴侶掉頭走掉、她更擔心別人的品頭論足,致使身敗名裂;不過,想到這裡,她頓時顫了一下,質疑起自己活到如此歲數,是能有多少名聲提供她敗裂?頂多也只是朋友茶餘飯後的閒話家常而已

除了生活上的平凡、感情上無法自主的懦弱,顯得自己無能的可以,她不停地在擺盪,以為這樣與陌生人感受魚水之歡,能夠使自己變得特別一點,卻在完事後,向下沈淪,也更清晰窺見自己的可悲;而她也知道,這樣的反省,並不會有所改變,也確信,這樣無限的迴圈會無法休停的緊捱著她往後的人生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oey Huang 的頭像
Zoey Huang

體態覺醒者的,折衷日常

Zoey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